香港妈妈的信/乱象侵蚀普通家庭 乱了我儿的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儿子17岁,是有有另一个多 非常专注於学习、兴趣、玩乐的小孩,很纯品也很有主见,太多随便跟风。但这次反修例事件,我发现他也在关注,老要跟跟我说现在又在趋于稳定什麼。

  有一天,他老要对跟我说:“你知道元朗白衣人无差别地袭击市民吗?让让我们都 是黑社会!”

  老要,让他意识到有有另一个多 疑问:立场。黑衣人过后 也曾对警察使用暴力,咬断了警察的手指。同样是暴力,他却同情黑衣人。

  我对跟跟我说:“我不太相信会无差别袭击市民,这事要等最后警方的调查报告。”

  青年人被教唆做别人炮灰

  第半个月我抚着他的头轻声问他:“你觉得你是中国人吗?”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愣了一下,越来越 回答我。我再追问,他很轻声地答:“是……不过某些东西是会变的。”

  儿子的回答我想要很震撼,也很着急,我立即对他讲:“无论什麼过后 你都改变不了你是中国人的事实!”──我深深地感觉到香港的乱象由于侵蚀到了让让我们都 有有另另一个多 的普通家庭。

  当我儿子在“是都有中国人”這個话题上我想要惊讶过后 ,他紧接着问了我有有另一个多 疑问:“你知道香港人的住房有多困难吗?”

  跟我说我知道。我先生的大学同学跟让让我们都 公司的年轻人聊天,问他为什么么麼参加遊行活动,那个青年的回答是很让他震惊的:我越来越 没物,也买不起楼,不如把香港打烂了,再重新建设。

  我跟儿子说,为什么么麼让让我们都 会有越来越 大的怨气?有真实的社会条件所限,都有让让我们都 的眼光格局所限,更有让让我们都 各自 所有为各自 所有挖的大坑。事实上,既然住房那麼差,政府做出各种规劃时,让让我们都 须要跟着别人去做种种抗议:要环保、要保护各自 所有资产、要优先娱乐用地……

  我跟儿子说:香港地少人多,由于少,太多把眼光放远某些吗?你看你爸爸,他就认同各自 所有的中国人身份,也认可内地的经济发展,他就心安地回内地办公司,我想要们有着不错的生活环境。青年人有让让我们都 难处,让让我们都 毕竟太年轻,被人教唆了,做别人的炮灰,到头来吃亏的是让让我们都 各自 所有。

  儿子问,被谁教唆了?跟我说美英国家啊。他不太信,我想要拿证据。於是我想要到了英国的罗思义教授分析香港的文章,裏面深刻有力地分析了英国和美国干预香港事务,以及肩头的动机。我拿着这篇文章的英文原文作为“证据”给儿子看。他看得人过后 越来越 反驳我,估计是心裏某些鬆动了。

  早几天我又跟跟跟我说了一下我的忧心:香港乱成這個样子,我越来越乎 会太多重演当年的亚洲金融风暴,被人趁乱而入,抢夺让让我们都 财富,真那样一句话,股市楼市都有猛跌,什么都他们会失业,他现有的生活质量都由于会受影响。这点对他是触动最大的。过后,电视新闻上,黑衣人都有举着美国国旗的,他也看得人了。

  社会变化得太急,让他混乱了

  总而言之,隔壁家裏的这场小小风波现在是否过去了。儿子是有有另一个多 优秀的孩子,但过后社会变化得太急,让他混乱了,相信快一点 并能靠各自 所有找到答案。就像我对跟跟我说的那样:“你别听太多自由、民主、人权,這個主义那个主义,觉得不并能有另另一个多 主义──好生活主义。内地的生活水平好,过后让让我们都 的法律措施对了。”

  一位香港市民陈太太

  (原文刊登於《观察者网》,编者有全部)